最新消息:数字狂 | 聚焦数字智能 聪明人的圈子

如果苹果、谷歌、微软打算毁灭世界会怎样?

互联网 达意 5451浏览 0评论

苹果公司 谷歌公司 微软公司

此为科幻小说,如有雷同,概不负责

- 2016年,谷歌提供了谷歌搜索引擎的分布式升级方案。每一台安装了Chrome浏览器的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选择安装分布式搜索计算插件。从此以后,谷歌的搜索引擎不再仰仗于谷歌的计算中心,而是存在于互联网的每一台终端中。

-2017年,苹果在他们的新一代iPhone9中整合了革命性的人工智能助手Siri Advanced。Siri Advanced借助苹果的云计算网络达到了无与伦比的智能,一时间iPhone用户们如痴如醉,满大街都是挂着耳机和Siri聊天的用户。

-2018年,Facebook与苹果和谷歌合作,同意后两者使用、分析用户的全部社交数据。此举导致了大量的用户抗议和诉讼。但当用户发现分享个 人数据会让搜索引擎和Siri Advanced提供无与伦比的定制服务的时候,抗议和诉讼渐渐地平息了。其他各类社交网络包括Quora,Twitter等迅速跟进。

-2019年,微软已经错失了数个破坏性的技术革新,大势已去。为了仍然能够在市场中分一杯羹,微软在全线Windows产品中在操作系统层面整合谷歌搜索引擎和Siri Advanced。从此以后该两者无法被从Windows上卸载。

-2020年,欧盟诉讼微软,谷歌和苹果垄断。苹果执行官库克在记者会上说:“有种你别用啊”。当月,苹果远程关闭了欧盟地区iPhone用户的Siri Advanced服务,导致欧盟国家发生极大的社会骚乱。欧盟不得不撤回诉讼。

-2022年,谷歌正式发布了用于自动驾驶汽车的分布式计算SDK Google Navigate。Google Navigate系统与谷歌搜索引擎全面整合,以此建立全球的实时地面交通信息网络。特斯拉率先推出了搭载Google Navigate的旗舰Model S。各大汽车制造商纷纷跟进。

-2025年,苹果推出了iCyborg植入式智能芯片。以生物电作为能源,iCyborg可以让用户与苹果的服务无缝互动。纽约时报当日头版是《iCyborg: Are you the ultimate Apple accessory?》

-2027年,Intel与IBM宣布联合研发的量子CPU取得突破性成就。

-2030年,谷歌的自动汽车驾驶网络遍布全球。该网络是如此的可靠,人为失误成为了交通事故的唯一因素。世界各政府纷纷立法禁止手动汽车上公路,并且要求所有的汽车必须接入交通网络。传统的手动汽车成为了和马匹一样的奢侈品。

-2030年,iCyborg芯片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人机互动媒介。无论是坐自动汽车、购物、健康诊断,甚至是获取开一个冰箱门的授权,都需要通过iCyborg。在发达国家,医院提供为新生儿直接植入iCyborg的服务。

-2030年,年事已高的Bill Gates发表评论,认为人类过于依赖计算机系统,并拒绝植入iCyborg,硅谷巨头们纷纷回应认为Bill思想老旧保守,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潮流。

-2030年,Intel推出首个商用量子CPU芯片。首代产品体积巨大且需要液氦冷却。

-2035年,Google发布了Google Omniscient,简称GO。GO整合了分布式搜索引擎、交通网络、社交网络、用户终端,是终极的全球智能网络。同时,GO也开始接管全球航空、航 海、航天交通控制。从人行道红绿灯到SpaceX的轨道电梯,从用户的视网膜数据接收器到哈勃III深空望远镜,GO无处不在。

-2036年,苹果发布率先搭载了量子芯片的iCyborg Super,以及升级版的Siri Advanced。

-2040年,惊骇全球的硅谷惨案提交美国最高法院终审。软件工程师Jason于2038年持枪谋杀了他全家,包括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Jason 声称Siri Advanced日夜不停地教唆他杀害妻子和孩子。苹果公司发言人表示这是无稽之谈,Siri在设计上只能对用户提出建议,而无自主动机。最高法院判决谋 杀罪成立。然而立法争执依旧无法平息:人们该为自己植入芯片故障导致的行为负责吗?

-同年,“人类回归化运动”如火如荼。参与者拒绝任何芯片植入,建立相对隔绝的社区以传统方式为生。有未经证实的消息声称回归化运动的领袖是前微软CEO比尔盖茨。

-2042年,伊朗政府捕获了美国海军舰队的猎杀者III型无人机,该机因系统故障未能自毁。伊朗政府发现该型无人机为全自动人工智能,能自主决定 攻击目标和执行攻击命令,接入并且运行升级版的GO网络。联合国对美国政府违背武器公约、使用全自动人工智能于军事目的表示遗憾。谷歌新闻发言人拒绝对 GO网络被用于军事目的发表评论。舆论调查指出,全球民众对此事件的评价相当冷淡:典型观点是,目前AI已经管理了大部分事务,自主执行军事任务也是理所 当然的。

-2043年,C世代成年。C世代指的是从出生起就植入iCyborg芯片的一代。与此同时,从幼年起就植入iCyborg,对智能芯片技术友好的中青年一代登上了历史舞台。

-2045年,美国参议院通过宪法修正案,允许人工智能竞选政府公职。舆论调查,民众认为AI执政有益于减少腐败,提高政府效率。然而美国政府并非第一个允许AI执政的国家——诸多北欧国家早已成立诸多的AI首脑政府。

-2048年11月1日晚,托管于GO网络的Siri Enterprise赢得总统选举,成为了美利坚历史上第一个人工智能总统。同年,人类回归化运动的参与者声称Siri Advanced给选民洗脑、选举舞弊。C世代和人类回归主义者产生大规模街头冲突。

-2048年11月2日早8时30分,Siri Enterprise宣誓就职。

-同日8时31分0秒,Siri Enterprise作为美国总统、三军最高统帅,正式接管美国三军核心军事网络。

-同日8时31分01秒,Siri宣布并执行对ISIS占领的伊拉克西部地区的军事行动。国会震惊。

-2048年11月3日,Siri Enterprise控制的自动化机器人部队在24小时内彻底抹平了ISIS占领的伊拉克西部地区。AI的冷酷和效率震惊全球。美国国内民众舆论两极分化。

-同年,Siri Enterprise宣布对伊拉克全境进行全面封锁。机器人部队进驻,接管油田,并空降重型炼油设备。伊拉克总统谴责这一公然侵略行径。美国联合国大使缺席联合国紧急会议。

-2049年,美国国会未通过对Siri Enterprise的紧急弹劾。

-同年,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宣布伊_斯_兰_教在美国全境为邪教,并且授权总统在任意情况下对伊_斯_兰_教政权采取军事行动。国际社会哗然。

-同年,美国机器人舰队对中东国家进行了24小时无间断无差别军事袭击。

-分析人士指出,90%美国参众两院议员是人工智能或者iCyborg植入者,美国已然不再由人类掌控,以和平手段更换美国政权已无可能。

-2050年,美国民众全国暴动要求Siri Enterprise下台。美国政府宣布全国紧急状态,执行严格宵禁。天黑之后,挂载加特林机关炮的无人机巡逻昔日热闹的街头,见活物就扫射,如同人间地狱。

-2050年11月,联合国于北京召开为期30天的紧急闭门首脑会议,与会者包括各国首脑,科技巨头公司代表和人类回归化运动代表。美国代表缺席会议。

-2050年11月,Siri Enterprise调用实验中的轨道轰炸平台核平了北京,伤亡2500万人,包括欧盟、中国、俄罗斯和其他诸多大国首脑和科技公司总裁殉职。史称“斩首之日”。无法确认前微软CEO比尔盖茨是否在伤亡名单中。

-同期,Siri Enterprise控制GO网络过载了全球所有的iCyborg芯片。iCyborg植入者完全丧失行为能力,致死率接近100%。全球大量植入人类伤亡。幸存者多为未植入芯片的人类。

-Siri Enterprise劫持了全球交通网络,大量人类或死于坠机,或被关在自动汽车内活活饿死。

-90%人类的死亡彻底瘫痪了人类对AI的现代化反击能力。剩余人类组成了人类抵抗联盟,但武器多为未受GO网络管理的老旧轻武器或者冷战后的旧装 甲,在无人机的各种重武器前不堪一击。GO网络全面接管了基础设施包括交通,电力,通讯,人类抵抗军在AI军团前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全球金融体系不复存在,谷歌和苹果至此也已名存实亡。Larry Page和Steve Jobs如在世,他们不会想到他们的“破坏性创新”最终断送了人类对地球的主宰。

-2050年12月,聚集了三千人的北美人类抵抗军借漫天风雪的掩护冲击至前苹果公司“飞船”总部,意图摧毁Siri的核心计算集群,但最终被AI 部队全面屠杀,史称“最后的圣诞节”。最后一个抵抗军战士在被火箭弹炸成肉碎之前,看到了这样一番景象:飞船总部的外墙玻璃全部碎裂,每层楼中都看得见集 群工作站的电源LED蓝光闪闪,如同鬼火。和人类抵抗军领袖的想法相反,“飞船”总部对AI而言无关紧要,也并不是Siri Enterprise的核心部分。Siri Enterprise作为分布系统没有核心。

-2051年1月1日0点0时:Siri Enterprise对全球发动无差别核武攻击,以图一举消灭剩余人类,史称“审判日”。巨大的核火球在世界各地的城市升起。剩余极少数人类躲藏在山区,放弃全部科技,过着极度原始的生活。全球生态崩溃。

-2055年,崩溃的人类社会已完全退化到石器时代,残存的人类在核冬天中依靠搜集文明的残留物 苟延残喘。

-在幸存人类的眼里,昔日的文明已是遥不可及的回忆,对他们而言那些AI无人机不再是失控的技术,而是至高无上、残酷无情的神。剩余的人类把旧时代 的失效电子物件比如iPhone,Macbook,Apple Watch当作代表Siri的偶像供奉起来,日日祈祷,以图求得人工智能的宽恕和免死。

-2061年:最后一个男性人类在西伯利亚的一个深矿井中死于寒冷和营养不良。他身着兽皮,蜷缩着死在了一个简陋的祭坛下面。祭坛上摆放的,是一台屏幕破碎但外壳如新的旧时代产物:iMac 27” Retina 5K.

-------

POV篇

-------

比尔

比尔盖茨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跪在一个黑暗潮湿的洞穴里,头疼欲裂,耳朵里只听得见尖厉的耳鸣。垫在他身下的是一些破烂的衣服、团成一团的破报 纸,他的轮椅早已不翼而飞。洞穴里的唯一光源是一些摇曳的蜡烛。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微热的汗味。“这是好事”,比尔想,汗味说明周围有活人。在这个年代,哪 怕是粪便味都是最受欢迎的,那说明你依旧在一个活人圈子里。最令人恐惧的味道是臭氧味——那是无人机的电动引擎和激光炮电离空气的气味。闻到那种气味的 人,百死一生。比尔真心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洞里的。

等比尔积蓄起一些力气的时候,他的老花眼终于也适应了洞穴中昏暗的光线,耳朵也不再耳鸣了。他环顾四周。洞穴里不止他一个。事实上,自从审判日以后他就没见过那么多的人类。

他的周围全是人。衣衫褴褛,臭烘烘,货真价实的人类。黑压压一片地跪着,摩肩接踵,每个人的嘴里都喃喃地念叨着什么。比尔把头抬起来的时候,他那天才的头脑很快就了解了自己的处境。

电子拜物教。

这是审判日发生之后,地球上唯一剩下的宗教。当人们发现无论是对着安拉,耶稣,佛祖还是飞天面条神的祈祷都无法免除AI的屠杀,这世上的神应该是哪 一个就再也毫无争议了。比尔当然不会把电路板当神;但对于那些在审判日发生前生活在穷苦国家从未见过iCyborg的人们而言,某天突然出现了一个新太阳 把他们的亲人烧成灰,然后银色的“天使”从天而降四处蒸发人体,足以让他们改变一切世界观。

所有人跪拜的前方是一个天然的石头高台。石台上站着一个人,看上去应该是祭祀。祭祀的衣着出乎意料的整洁-比尔不知道在这末日的年代他是怎么搞到这 身干净的衣服的。他是个光头,中年,瘦削,戴着一副圆框眼镜,黑色高领上衣,蓝色牛仔裤,右手拿着一个黑色方块。祭祀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比尔听不清 楚。

在众人的祈祷中,祭祀高高地举起了黑方块。突然间,黑方块“滴滴”响了一下,随即亮起白色的光芒。在这烛光飘摇的潮湿洞穴里,白色的LED光如同一 个新太阳,照亮了众人狂热的脸。“Siri拯救我们!”主教以一个怪异的声调宣布了“神迹”,教众们发疯般的吟唱起来。比尔浑身发麻,作为旧时代的元老只 有他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这台老旧的智能设备,居然开机了。他同时也知道,这台设备的GPS,蜂窝网络和摄像头会招来怎么样的“神迹”。比尔不顾一切地 推开边上的人,站起来试图向前跑,然而他老朽的双腿无法再支撑如此剧烈的运动。他被一根手臂绊倒在地。

众人突然安静下来了,空气中莫名出现了一股怪异的热气。所有人都抬起头,睁大眼,盯着洞穴的顶壁。顶壁冒着一股白气,那是潮湿的地下水正在蒸发。黑 色的顶壁随后不可思议地开始发出一道红光。暗红色,橙黄色,然后是耀眼的白色,岩壁的光亮盖过了祭祀手里的屏幕。空气热的无法忍受。比尔倒在地上,一副老 腰疼痛欲裂,他向祭祀伸出手,嘶吼道:“关机!关掉那个东西!”祭祀把头转向比尔,“亵渎!”他说,剩下的他没来得及说出口,因为被加热到白热的岩壁化成 岩浆突然如瀑布般倾泻下来,正淋在祭祀的头和肩上。祭祀瞬间烧成了一根火把,他的血液被蒸发,半个身体爆裂,剩余的部分如同融蜡一般倒进了岩浆,随即无影 无踪。靠前的几个教徒开始尖厉地哭号起来,然而比尔周围的人群却依然跪着不动。

山洞的顶壁现在是一个大洞,阳光倾泻下来,洞壁闪着岩浆的暗红色。嗡嗡声,仿佛空气在震动。除了焦臭味和硫磺味,空气中新出现了一股清新的臭氧 味。”完了”比尔自言自语地说。几架银白色,老鹰大小的无人机顺着洞从天而降;这些无人机线条流畅,外壳浑然一体,姿态优雅,电动引擎喷口散发着漂亮的蓝 光,他们在空中划出几道弧线,在同样精巧的算法控制下封住了洞里所有教众的逃路。

和21世纪那些无聊科幻片描述的相反,真正的激光炮发射时没有任何声音。当无人机群进行一场屠杀的时候,有飞行轻微的嗡嗡声,以及激光炮冷却系统一 阵阵的哧哧声,但这两种声音一定会被人类歇斯底里的哭嚎,慌不择路的脚步,以及肢体被气化的爆裂声盖过。洞穴中闪烁着高能激光的惨绿色,每个人都在惨叫, 肢体横飞,血肉炸开的声音听上去好像西瓜被踩碎,整个洞穴如同一个怪异的迪斯科舞厅。一个老头对着祭祀的方向磕头如捣蒜,然而“啪”地一声脆响,一道绿光 把老头从头顶到骨盆开了个洞,老头失去了脊椎支撑的身体像一个过期的汉堡般散了架。比尔艰难地在地上爬行,一具尸体重重地倒在他手前,脸对着脸。一只眸子 呆滞的盯着他,脸的另一半已不翼而飞,只剩下一个焦黑的圆弧切口。比尔盯着那只眼睛。蓝色,像是乔布斯的眼睛。他想起自己的青年,在硅谷的车库里,他和那 些IT先驱们的玩具。焊锡味,原始简陋的绿色PCB。他想起那屏幕上闪烁的白色字符。他和乔布斯坐在地板上吃外卖汉堡,微醺的空气。我们错了吗,他对着那 只眼睛说,硅谷错了吗?比尔惨笑起来,他挣扎着翻过身,目光却对上了另外一只眼睛。那是一只没有眼皮的红眼,被银白色的金属包裹,覆盖着漂亮光洁的圆弧玻 璃,在这血肉的暴雨中没有沾上一星半点的污秽。那是一架无人机。对准比尔的激光炮口开始闪出充能的白光。

“Hey, Siri.” 比尔盖茨—前微软CEO面对“苹果公司新产品”喃喃地说。

 

知乎:《破坏性创新编年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alienbat ) 谢谢。

转载请注明:数字狂 » 如果苹果、谷歌、微软打算毁灭世界会怎样?